我的2012

2012年又接近了尾声,今年也重新开了 Blog ,就在这里写一写今年的总结。

2012年注定又是不平凡的一年,为什么说又呢,因为每年年底的时候人们都能找到一大堆事情、理由说今年是不平凡的一年,所以年年都是百年不遇的一年,不过以前的确没遇到过2012年。我也就这么一说。

不过2012年对我来说的确是不一样的一年,我成功了结束了六年中学三年高中,进入了西北大学软件工程专业。从去年开始不断为了考个大学,为什么要考大学我也不知道,为了面子等种种原因于是就考一个吧。最后也越来越上心,甚至连想上的学校都有了,虽然最后还是没上成。来到了西北大学,不过却没有什么失望,因为我本来就对学校没有那么强烈的要求,只要差不多就行了,本来就没期望,何谈失望。

至于和高中时候的感觉,之前我也说过了,也许是还没适应。我的确不怎么喜欢那个大山脚下。

上半年几乎都是在每天机械式的生活中度过的,虽然说是机械,但是天天和同学在一个教室里刷题充满了欢乐。三月到五月,学校才开了晚自习,才有了高三的感觉。

七月在家窝了一个月。八月份了,都高考完了,不出去玩一圈不好意思,就定了个上海的往返机票,飞了躺上海,这是我此生第二次第三次坐飞机,还是不喜欢这种交通工具,总怕有人把它打下来。也是第一次在外地度过生日,虽然那天不算过生日;第一次经历了台风;第一次参加了朋友的婚礼

接着九月就开学了,又认识了新的一票人,军训等等。开始了我四年的大学。接着今年就完了,下周就要开始考试了,今年又要完了,大学的八分之一就这么快的完了。总感觉时间过的快的有点不真实。对事情的记忆越来越不真实,明明是前几天发生的却感觉已经好几个月。对梦和现实越来越分辨不清,对很多梦里发生的事情都在纠结那是不是梦。对于昨晚上有女同学梦到我拉着男生手这件事我依旧觉得不爽。

大学里总算有些想要做的事情了,已经浪费了一个学期了,下个学期要定个目标了。

今年能让我记下来的东西实在不多,但是又感觉发生了很多。实际上这是正常的,因为我要是记性有那么好我早就专职打麻将当雀圣去了。

今年把设备换了个遍,搞的我这几天都开始没钱吃饭了。入了kindle 开始看书;入了 Nexus 7 ,不过还是给了老娘;入了一台小相机,开始了文艺青年的路,可是肚里没墨水,怎么都文艺不起来;有了属于自己的电脑;把 iPod nano 换成了异端的 iPod classic ;iPhone 4 换成了 iPhone 5 (掉漆中)。就是还没有换脑子,也还没有妹子。

今年认识了一些新朋友,见到了一些新朋友,一些老朋友也离开了我所在的城市,也和一些很久不见的老朋友又再次见面。这段话提炼出来核心就是一些朋友。

自从上了大学,说废话的能力越来越强,不知不觉就写了这么多。

相比于去年的年终,今年的就少了几分快乐,这是为什么呢,和我熟的人自然知道。

玛雅人的不靠谱造就了这篇文章,感谢他们的独家支持。